天津世川律师事务所
欢迎访问天津世川律师事务所!
sclawfirm@163.com​       丨                022-28336168

出轨后为博得妻子信任,将婚前房产约定共有,但产权证没加名,能算夫妻共有房产吗?

随着大家产权意识的增强,夫妻婚前或者婚后对房产权属进行变更的现象屡见不鲜。我国《婚姻法》对于夫妻财产关系采取的是夫妻法定财产制和夫妻约定财产制,且约定财产制优先于法定财产制。简单讲:就是只有在夫妻双方没有就婚前、婚后财产关系作出有效约定的情况下,才能适用法律对于夫妻财产的规定。
那么,既然约定财产制具有优先性,夫妻之间可以就哪些财产作出约定呢?约定的方式和内容是否有要求呢?约定的内容是否有效呢?
案情简介:
2008年,张先生全款购买了一套小户型的房子,登记在张先生名下。2015年,张先生和王小姐登记结婚,婚后两人居住在该套房子里。
2016年2月,王小姐发现张先生出轨,王小姐在张先生的苦苦哀求下原谅了张先生,张先生也保证以后好好和王小姐过日子。在王小姐的要求下,张先生出具了一份协议,协议载明原登记在男方名下的一处房产,男方同意该房产与女方共同所有。协议内容包括了夫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财产、债务等约定。
张先生写下协议后,出于信任,王小姐并没有要求张先生带她去加名字,但是张先生还是没有做出实际行动来表明要和王小姐走下去的决心,导致夫妻两人的感情没有一点好转,反而缝隙越来越大,终于王小姐实在无法忍受。2017年9月,王小姐起诉离婚,并且要求分割约定共有的房产。
争议焦点:
张先生和王小姐签订了协议,协议表明将张先生婚前购买的房产约定为共有财产,但是张先生和王小姐并没有在房产证上加名。在张先生和王小姐离婚的时候,王小姐要求分割房产的50%份额,而张先生表明这个协议是一个赠与合同,主张撤销赠与。那么到底哪一方该得到法院的支持呢
法律分析:
(一)张先生与王小姐签订的协议约定张先生婚前购买的房屋由张先生和王小姐共有。约定是否为我国法律所认可?
根据我国《婚姻法》第19条,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的约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
换言之,夫妻双方可以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就婚前的个人财产或者婚后所得财产约定,其约定的方式可以是全部财产只归一方所有,可以是全部财产都归双方共有,可以是有一部分财产归一方所有、剩下部分财产双方共有,还可以是一部分归男方所有、一部分归女方所有、剩下的归双方共有等。
本案就属于夫妻将婚前财产归双方共有的情形,符合法律规定,系有效约定。
(二)在离婚诉讼中,张先生主张该协议系赠与合同因未办理产权更名,其享有撤销赠与的权利。张先生的主张是否有道理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6条规定:婚前或者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当事人约定将一方所有的房产赠与另一方,赠与方在赠与房产变更登记前撤销赠与,另一方请求判令继续履行的,人民法院可以按照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的规定处理。合同法第186条规定: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
本案中,张先生声称的其愿意添加王小姐的名字在其婚前房子上属于对于该房屋的部分权属的赠与。如果是赠与的意思表示成立,那么按照法律规定张先生撤销赠与是有法律依据的。所以,在不考虑其他因素的情况下,张先生的主张是有法律依据的。
(三)从夫妻约定财产制的角度协议属于有效协议,从法律规定的角度张先生的辩解又有法律依据,那么谁的要求应当得到支持呢?
一审法院认为 :张某、王某签订的《协议书》中张某将其单独所有的房产约定为二人共有,该约定应视为一种赠与。在房产过户前,张某有权撤销该协议书内容。王某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张某与王某签订的婚内财产约定协议书的性质是否属于赠与合同,张某是否享有任意撤销权。1)从合同签订过程看,双方当事人均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应当知晓自己签订合同的法律后果,涉案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2)从协议内容看,《婚姻法》第19条第2款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及婚前财产的约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此案协议约定原登记在张某名下的房产归夫妻双方共有,该约定在性质上属于上述规定中夫妻婚内财产约定的混合财产制类型,该约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同时,法院认为该协议为婚内财产约定,而不宜简单地认定为赠与合同,张某不享有任意撤销权。张某要求撤销婚内财产约定协议书,无事实及法律依据。因此,二审法院对一审判决进行改判,支持了王小姐分割财产的请求。
从上述法院的认定可以看出,法院对于夫妻财产约定和赠与问题是比较审慎的,二者的区别之一是其涵盖内容不同。
前者对夫妻的财产均有约束力,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持续使用,并决定夫妻现有以及将来财产的归属和管理。法院认定夫妻财产约定协议一旦达成,即会在夫妻之间发生物权效力,婚前及婚内财产的权属按照双方的约定固定下来,无需按照合同法要求的形式来实现权属转移。
后者通常只是通过合同约定改变某项特定财产的归属,并不涉及夫妻婚前及婚后取得的其他财产。《婚姻法解释(三)》第6条规定的夫妻间的赠与只限于夫妻一方将其个人所有的房产赠与另一方个人所有的情形。其要点在于赠与的意思表示是否明确,而且赠与的只限于一方所有的房产。
本案中,张先生与王小姐签订的协议虽涉及房屋的权属变更问题,但没有明确表示出赠与的意思表示,而且其协议还对夫妻其他财产和债务等进行过协议,所以张先生对王小姐的加名的承诺不属于赠与行为。如果张先生在协议中明确表示出赠与的意思表示,则法院就可能会支持张先生的主张。
但是,如果张先生将房子过户给第三人,并且办理了过户登记,且第三人是善意的,这个过户登记是有效的,这个时候王小姐和张先生的协议就不能对抗善意的第三人,但基于协议的有效性,王小姐可以向张先生主张权利。
所以在实务中,具体情况是千变万化的,不能以偏概全,建议在房产证上面加名是最为保险的,或者通过公证确定双方的真实意思。


天津世川律师事务所是综合性律师事务所,已建立起完善的服务模式,建所以来一直致力于建立专业的服务团队和提供优质尽责的服务,并在此基础上不断拓展新的服务领域,从而使世川始终处于社会经济法律发展的前沿,力争在第一时间为客户提供优质的法律服务。
联系方式
022-2833-6168

网站网址:www.tjscls.com

微信号:sclawfirm 新浪微博:世川律师事务所 邮箱地址:sclawfirm@163.com 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台儿庄路118号海景广场126室

扫码关注我们